当前位置 主页 > 随便看看 >

他们彻底加入了啃老的队伍

  

杨晓丽说,在她认识的同学中,主动辞职回家的,要么是家庭条件好,自愿供养,要么就是辞职等着家里人给找工作。

如今啃老已成为一种较普遍的社会现象,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李春玲认为可以将啃老族分为失业、待业人员群体和低收入就业人员群体。

除了工资待遇差,工作压力过大也是原因之一。在北京一家公司做业务员的赵丽丽,每天6点多起床赶公交,挤地铁,折腾一番后才能到公司,晚上同屋的人都已上床入睡,她才回到那个狭小的房间里。就为省几个房租,她一直坚持这般朝五晚九日复一日的生活,周末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上班中极其普遍的一天,她已经很久没过周末了。最近她也动了辞职的念头,我也不知道自己累成这样图个什么,还不如回家呢。至于回家是否继续找工作,赵丽丽表示她还没想那么多,先回家休息一段再说。

当下,诸如此类的情况其实并不是特例。与以往的啃老族因为找不到工作而被迫回家依赖父母不同,现在的许多80后90后并非没有工作,而是期望与现实发生碰撞。许多人都冲着薪水高、福利好的目标寻找工作,而不愿意脚踏实地。即使勉强找到了工作,最终也因种种原因而放弃,主动辞职回家当起了啃老族。

然而今天,越来越多原本有工作的年轻人却主动辞职回家,加入了啃老族的队伍。从某种意义来说,就是从被动啃老变为主动啃老。

而徐强的辞职,是想进入体制内的代表,这部分人在啃老族中占到了较大的比例。甚至有人把它作为心安理得啃老的借口。工作不满意干脆辞职回家安心备考。但不得不承认有些备考人员只是把备考当做了家人供养的合理借口。徐强从去年辞职到如今,也参加了几场考试,但更多时候根本都懒得报名,就这样一直耗着。徐强的女朋友抱怨道。

25岁的小夕毕业之后在深圳做起了模特,大约持续了一年多,两年前因为身材发胖而辞职,之后回到吉林老家,直至今日,她没有参加过任何工作。对于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来说,小夕的回家让家里人开始着急,父母多次托人帮忙找工作,但小夕就是不愿意去,说太累了。小夕的母亲已经退休,但还在外面打工。小夕现在的想法,就是找个人结婚,然后正式做全职太太。

杨晓丽已经换了两份工作,最近还在继续寻觅。她告诉记者,她非常理解这些直接辞职回家的人:现在私人的小企业,不够正规,员工各方面福利待遇都得不到保障,不仅是小企业,一些大型的民营企业也是经常要求加班,还不给加班费。她认为工资待遇差是造成这些人辞职回家的主要原因。

此外,周教授还认为,溺爱孩子而造成心理成长社会化过程的延迟或停滞也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父母与孩子的依赖关系,形成独生子女新的家庭隐患和社会隐患,以至于影响到孩子后来的恋爱结婚,独立家庭的建立。所以,啃老不仅是经济问题,还是一个心理问题。

徐强,26岁,去年毕业于河南某高校,在郑州一家公司做业务员,3个多月后,他选择了辞职回家,因为微薄的工资待遇和沉重的工作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在家的这段时间,他也参加过一些公务员、事业单位的考试,但更多的时候,他都没有兴趣去考,他认为成功的几率太小。于是,他干脆破罐子破摔,不参加任何考试和应聘。而他的女朋友也于上个月辞去了网站编辑的职务,以前徐强的生活除了家人还有女朋友的支持,这次女朋友也失业了,他们彻底加入了啃老的队伍。

对于这种所谓的啃老族,许多人会责难这些80后90后的孩子。但周教授认为,实际上,孩子只是家庭与社会共同作用下的结果,木已成舟,他们无法摆脱这样的现实。

造成主动啃老现象增多的原因,既有客观的就业环境,也和个人的成长环境以及性格特征有关。

早在2009年就有报告数据显示,中国大学毕业生中有多达16.51万啃老族,他们大多是因为找不到工作,被迫加入啃老族队伍的,他们认为啃老是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所致,是无奈之举。

山东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周怡教授认为,是社会与家庭共同塑造了这一代啃老族。如果认真考察这些啃老族的若干个体,就会发现,他们很多是大学生、海归族,具有一定知识与技能,正由于此,眼界更高,虚荣心更强,身价放不下,还是选择啃老。与普通劳动者相比较,啃老似乎还是更加有脸面的,因为它毕竟给人一种悬而未决、蓄势待发的错觉。父母与孩子在此达成一种契合,啃老双方愿打愿挨,和谐共处。